第四卷 试验场 第四十三章 绝望的玩偶 闪苍 艾西

作者:文学

永利皇宫最新官方网站,2003年3月30日0点,萨姆兰又开始抽烟了,这可真是不可思议,萨姆兰看着缥缈的白烟,是的,这可真是不可思议。这小小的长长的柱状物放出了悠扬断续地无数颗粒,这有些像人,人不也是一样吗,一个普普通通的生存物,却在不同时间、不同地点,不断地撒下他们存在的烟雾。直到一切恒归于无,他们就不在……烟雾就飘散…… 萨姆兰站在陵园里面,这是主人的特许。他站在她的墓前,放上一束鲜花。 葛莱丝,我是不是很傻,你走了以后,因为肺癌离开我以后,我几乎是痛恨烟草这种东西。我戒了,以前想也想不到的就戒掉了。可是,葛莱丝,这并不能改变任何,你离开了我,我无法通过戒烟找回失去的你,也许我是在惩罚我自己。现在,我重新拿起了这小东西,我不知道该说什么,我只是……又发现我需要它…… 萨姆兰默默念叨着,他老是忘记接下去说什么,在她的坟墓前,他老是忘记要对她说什么。 他把一束鲜花放下,踏着月色离开了陵园。他总是晚上才来看她,他总是…… “丹尼斯死了……”那加原本不想告诉医生,他应该睡一会儿,可是,当她听到他说话,就忍不住摇醒他。她听他叫着“安妮”,在梦中叫着。 “是吗……”沃勒已经猜到了答案,在那个恶梦之后,他就猜到了那个答案,他显得很平静。 必须争分夺秒,那加想着,这样才可能是沃勒重新回到他爱的人身边,尽管,尽管有一些不情愿,但至少要尽快澄清事实,洗刷罪名。那加可以带他远走高飞,逃过警察的追捕,但是,他不会同意那么做的,而且,他们不可能逃过那些人…… “还有一个不对劲的地方,那加,玛莎的案件。”沃勒突然张嘴说起另一个话题,那加不由得愣住了。 “玛莎的遭遇,我跟你说过,你想过吗,为什么我要调查‘白牙’的死因。” “我想你是寻找凶手可能留下的线索。” “不,这种说法本身也太大了,而且,我也不奢望他能够留下痕迹,一直以来,他做得太出色了。我唯一想要知道的就是,凶手杀人的方式。” “嗯?这个不是很明显吗?” “不,不是那个意思。换一种说法就是他的游戏方式。和一般的连环杀手不一样(他们不易被抓获,往往不是因为很高智商和出色的误导诡计,想想看,在一个偌大城市里,随便找个地方杀几个人,挑选合适的时间和地点,有谁能找到你这个数十万分之一的人呢?),他有着挑战性的游戏规则。他更新着游戏规则,并且是以相当快的速度不断改变,但是,不放弃最原始的弃尸毁尸方法,让人们清楚地看到那就是他的处事原则。他在杀掉第一个被害人的时候,就已经锁定了基本规则。” “第一个人?” “是的,约瑟夫先生,我做的梦里给了我答案,不过这个很难查找。约瑟夫是镇上的有钱人,但是,起初不是,他是靠着老板的女儿一步步爬到这个位置的。他原来的女朋友是埃玛,也就是第三个被害人的母亲。” “你怎么会梦到这个?” “也许是潜意识吧,我也不知道。” “好了,不管他了,继续说。” “嗯,杀手可能不是一开始就注意到‘白牙’和埃玛的关系,我猜,他应该是从第一个被害人嘴里得到了信息,他觉得这一定会很有意思。他不甘心一直重复简单地杀人,他喜欢新的挑战和刺激。所以,他利用埃玛杀死了‘白牙’。” “第一个和第三个有关联,第二和第四现在还看不出什么,毕竟杀死手无寸铁的女性,原本就不是什么很难的事情。第五个是谁?水中的那具尸体吗?我想不一定,他更新了游戏规则,是这个游戏给别人一种严重的误导。我猜测,真正第五个被害人是玛莎。” “那怎么可能!” “是,是玛莎,这和第三个被害者同样是一个游戏,他的目的是叫孱弱无力的人在一种特殊的情景中杀人。这具有挑战性,你可以想想看,玛莎小姐的生日那天和未婚夫约会,未婚夫迟迟不来又联系不上。玛莎小姐等到很晚一个人往家走,不管是否会下雨,在这个连环杀手无规则杀死四人的前提下,谁都会感到紧张和害怕,更不要说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这时候,就真的下了雨,玛莎只好在我的诊所下面避雨,在我的诊所下面,这是一个巧合,我第二天发现办公室里多出了一盒火柴。安妮和我都是勤于打扫的人,为什么会出现这个,我使用打火机,在有来访者的时候绝对不吸烟,我的来访者更不会在咨询过程中吸烟。但是,我当时没有注意,还把它带回了家。后来我想到了是有人进了我的屋子,留下了火柴。他来这里干什么?监视玛莎,不,似乎不太可能,任何人都可以从这几条平行街道轻易推测出年轻女性最有可能选择的行走路线,再不然,他可以跟踪她一两次,这更快捷一些。玛莎必然要路过这里,那么杀手为什么等在我的办公室里,可能是在等另外一个人。” “还有别人吗?” “是的,一个自称迪亚特的男人该出场了,他的职责是进一步造成玛莎的恐惧。无论杀手是否授意他强xx她,他还是很有可能这么做的,他是一个机会强xx主义者,夜路,无人,这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当然,迪亚特并不知道,这个游戏的受害者有可能是自己。迪亚特是怎么来的呢,从我诊所边上的小巷子穿过来,留下了半个泥脚印。他出现在玛莎面前,邀她同行,这个时候,气氛开始变得有趣了。杀手从我的办公室出来,远远跟踪他们。” “他有什么必要这么做?” “因为考虑到气氛还不够浓厚,你想一下就会发现,安东尼先生住所打来的电话是一个巨大的问题,不是安东尼先生,可以说,他恰好不在,这恐怕也是杀手制造出来的。目的有二,一是不要安东尼先生有机会打伞去接玛莎,再有就是可以给那个潜在影子中的人轻易潜入住所拨打电话。为什么拨打电话,那是要使玛莎完全绝望,不过那个时候艾利先生是否被人发现送到医院,那都无关紧要。艾利先生的长时间失踪本来就给玛莎造成了一定的心理恐慌,只要再推一把就可以了。” “但是,这个电话什么时候打是一个问题,迪亚特是一个白痴,之所以选中他来做这件事,是因为他异于常人的性冲动,另外他是一个小毒贩子的身份使他没有家人和朋友,这一点也很不错。如果电话打得太早,那么,玛莎接到电话后可能赶往医院或者疯狂跑回家,那么游戏就全部落空了。所以,电话必须在迪亚特出现之后再打,说起来简单,实际上也不容易做到。关键在与迪亚特的无知和不可控性,杀手无法判断迪亚特会在什么时间下手,所以他必须跟踪他们,又不能太近,这该怎么办?如果是我,会找到一个小型窃听器,让迪亚特携带。当迪亚特开始对玛莎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时,时机来到了。杀手命令潜藏在安东尼屋子里的男人拨打电话。因此把艾利先生的不见踪迹-雨夜-杀人城市-陌生男人出现-要强xx自己-房东先生电话说艾利受伤整合到了一起,你猜猜玛莎会做什么?其实做什么都没关系,杀手是喜欢游戏,但是,游戏失败也没有关系。那样的话,玛莎小姐将惨遭迪亚特的强xx,在他玩儿的起性的时候,杀手会把他们干掉,因为他不喜欢性。不过,玛莎小姐无意识地配合了杀手的游戏,她掏出了那把不属于自己的手枪,在危机时刻保护了自己。很好,杀手觉得这很有意思,他的目的达成了。接下来他就没有必要杀死玛莎了,还是出于绝望。玛莎背负着杀人的内疚和未婚夫死去的痛哭,将孤独地活下去,这还是绝望,她会慢慢疯掉或是成为新的变态,这也是杀手的设定的结局之一。” “你,你什么时候想到这些的。”那加觉得身上很冷。 “刚才,就是刚才。我一开始犯了一个错误,因为我过分在意案件中的不可控制因素。一个是雨夜,就算看了天气预报,那也不一定就会下雨啊。我后来发现这一点无所谓,如果没有雨,那么一切将会提前,他只需要尾随她,就可以造成强烈的紧张情绪。这样省略了玛莎在我诊所下面避雨的时间,电话会提前打出,迪亚特一样可以追上去造成强xx的威胁。还有一个疑惑把我带离正确思路,那就是,玛莎小姐的朋友们。对玛莎朋友的调查应该不是一件难事,他们大多居住在城外,除了莉莉西雅小姐。我就是过于看重这个了,玛莎小姐出于害怕很可能打电话给朋友,但是他们住的太远了,对自己没什么帮助,可是,莉莉西雅呢,她住在城北,不是很远啊。我愚蠢的错误就是,忘记了莉莉西雅赶到这里的时间,即使不是在城外,她仍然需要花上一段时间才能过来,那么玛莎会呆在原地,然后呢,迪亚特走过来,等莉莉西雅到了上述全过程还是早已进行完了。所以,这两个问题并非不可控因素,我起先对这个案子不是面具所为的假设不成立。并且,杀手在跟我玩儿一个新的游戏,一个小小的嫁祸就轻易造成了我现在的困境,他可能了解我,亦或者……反正这个游戏不无代价,我想那就是我的死。” “可是,什么使你修正自己的结论呢?” “是游戏动机,也可以是试验动机,面具杀死‘白牙’所设计的过程在本质上和玛莎小姐的遭遇太相近了。” “等等,我还有一个问题,为什么杀手不把手枪和尸体留下,嫁祸玛莎小姐呢。” “因为没有意思,那不能叫杀手真正的亢奋。那样做实际上是给了玛莎小姐一个漂白内疚心理的机会,那不够刺激,他要把她变成第二个埃玛。米立特,她们就像他绝望的玩偶……”

本文由永利皇宫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试验场 玩偶 十三章